懵逼的素一

新手试机,约到了超级好看的仙女了!!

39°の风:

你们俩抱上没啊?

累死我了!

cr:(微博)一个温暖的分身

妈呀!邪教!这个场景瞬间想到什么捆绑play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最后一张私心教主撩人,笑起来不要太好看〃∀〃

妈耶!!!

群青与光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新cp?莫名的有点萌哈哈哈哈哈哈

远方的问候

“老大哥,您知不知道这里有个叫刘英的女人?和我差不多大,人不高,瘦瘦的,还带个小男娃儿。”李军德拖着腿,一手支着拐杖,一手朝着老人比比划划。
  “你怎么又来了?我都说了,我也才来不久,哪里知道哩。这里以前可是座空城,谁都不敢来。”
  李军德微微一愣,追问道:“空城?为什么?”
  那老人家摆摆手,放低了声音道:“造孽哦,我听说啊,34年的时候那鬼子来这里问东问西,非逼得他们说出红军的下落,那人家怎么肯!那些日本鬼子见他们这样,生气得很!把人都杀了个光,把能吃的能用的都拿走咯!后来啊,就没什么人来这里咯,到现在战争快结束了,才有人敢搬到这里来住。”
  李军德听完,脸色惨白,腿一软就瘫在地上了,嘴里喃喃道:“死了?都死了?怎么可能?我还收到过......收到过......”
  李军德在挂满着白布的卫生院中醒来,他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当年在部队里的日子在梦中还是那样的真实:
  “收信啦,强哥,你的信!又是家里寄来的吧!”
  “两周一封,多感人啊哈哈哈”
  “对对,你还不赶快回家陪你婆娘哟。”军阵里调笑声一片,这是他们行军过程中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
  “去去去,小季,你帮我读读这信,我识不得字。”小季是队伍里的通讯员,年纪不大却认得很多字,队伍里有来信大多是他来代读,没有人不佩服他。
  “小刘啊,这次还是没有我的信吗?”
  “不好意思啊,阿德,这次还是没有。”李军德看着队友收到信件后欣喜的样子,自己的心情却像落入了冰窟。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妻子刘芳的信了。以前不论多苦多累,每隔两三个星期总会雷打不动的收到由妻子寄来的信件。没有了妻子信件的支持,李军德怎么都打不起精神来,心事重重的上了路。
  天空中阴云密布,雨将下未下。
  “小心!有埋伏!”不知是谁先喊了出声,霎时间枪声在山谷中此起彼伏的响起,大家纷纷进入战斗状态,除了黯然的李军德,他回过神时,见小季举起了枪,几乎是一瞬间,他中弹了,小季的这一枪打中了他的左腿。
  当李军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随意搭好的担架上,他自知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可能命不久矣,于是他心心念念着妻子的书信,那段时间,只要他从昏迷中醒来,总会问问小刘有没有新的书信。而每次都是失望而归。李军德的伤病越来越严重,几乎病危。
  不知道是哪一天,小季竟然带来了一封薄薄的信纸,他晃着手中的信纸,笑的很开心,眼睛明亮亮的,一边走一边对李军德喊道:“嫂子来信啦!嫂子来信啦!德哥,我念给你听!”李德军几乎是瞬时睁开了眼,颤颤巍巍的抓住了小季的手。
  从那天起,李军德又开始收到了妻子的来信,信中虽然大多是家常和问候,但他却是无比的安心,在妻子的问候中,他的伤势竟奇迹般的好转,那一封封书信陪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一场又一场艰苦的战争。
  几年后,战争终于结束了,当年的那枪让他瘸了腿,作为伤兵的他退伍回了老家,寻找他的结发妻和儿子。在寥落的村口,他寻到一名老人,得到的却是一个全村被屠的消息。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他心中充满了悲伤,不解。可他什么都做不了,当年温暖的问候,仿佛真的是一场梦,从来没有真实存在过。
  还是那个寥落的村口,还是那老翁,村委会来的人再次把李德军送了回来,坐在那老人的门口唠唠家常,她看了看李军德家的门口,摇了摇头:“作孽哦,莫不是当年那个姓季的汉奸打了李军德一枪,又当着他的面把刘英活生生的糟蹋了,李军德也不会疯,你们多看着他点。”
  “可不是嘛,”那老翁答道“我听说啊,他姓季的和他还曾经是好朋友呢。现在李军德疯疯癫癫的,整天都拿着一沓发黄的纸,说是他妻子的信,让人给念。今天不拿信了,反而来问我见没见着刘英,我还什么都都没说,谁知怎地他突然就瘫在地上,晕了过去!”
  “唉,造孽哦!”村委会来的人摇摇头,脚步一深一浅的走出村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