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逼的素一

妈呀!邪教!这个场景瞬间想到什么捆绑play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最后一张私心教主撩人,笑起来不要太好看〃∀〃

妈耶!!!

群青与光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新cp?莫名的有点萌哈哈哈哈哈哈

远方的问候

“老大哥,您知不知道这里有个叫刘英的女人?和我差不多大,人不高,瘦瘦的,还带个小男娃儿。”李军德拖着腿,一手支着拐杖,一手朝着老人比比划划。
  “你怎么又来了?我都说了,我也才来不久,哪里知道哩。这里以前可是座空城,谁都不敢来。”
  李军德微微一愣,追问道:“空城?为什么?”
  那老人家摆摆手,放低了声音道:“造孽哦,我听说啊,34年的时候那鬼子来这里问东问西,非逼得他们说出红军的下落,那人家怎么肯!那些日本鬼子见他们这样,生气得很!把人都杀了个光,把能吃的能用的都拿走咯!后来啊,就没什么人来这里咯,到现在战争快结束了,才有人敢搬到这里来住。”
  李军德听完,脸色惨白,腿一软就瘫在地上了,嘴里喃喃道:“死了?都死了?怎么可能?我还收到过......收到过......”
  李军德在挂满着白布的卫生院中醒来,他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当年在部队里的日子在梦中还是那样的真实:
  “收信啦,强哥,你的信!又是家里寄来的吧!”
  “两周一封,多感人啊哈哈哈”
  “对对,你还不赶快回家陪你婆娘哟。”军阵里调笑声一片,这是他们行军过程中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
  “去去去,小季,你帮我读读这信,我识不得字。”小季是队伍里的通讯员,年纪不大却认得很多字,队伍里有来信大多是他来代读,没有人不佩服他。
  “小刘啊,这次还是没有我的信吗?”
  “不好意思啊,阿德,这次还是没有。”李军德看着队友收到信件后欣喜的样子,自己的心情却像落入了冰窟。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妻子刘芳的信了。以前不论多苦多累,每隔两三个星期总会雷打不动的收到由妻子寄来的信件。没有了妻子信件的支持,李军德怎么都打不起精神来,心事重重的上了路。
  天空中阴云密布,雨将下未下。
  “小心!有埋伏!”不知是谁先喊了出声,霎时间枪声在山谷中此起彼伏的响起,大家纷纷进入战斗状态,除了黯然的李军德,他回过神时,见小季举起了枪,几乎是一瞬间,他中弹了,小季的这一枪打中了他的左腿。
  当李军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随意搭好的担架上,他自知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可能命不久矣,于是他心心念念着妻子的书信,那段时间,只要他从昏迷中醒来,总会问问小刘有没有新的书信。而每次都是失望而归。李军德的伤病越来越严重,几乎病危。
  不知道是哪一天,小季竟然带来了一封薄薄的信纸,他晃着手中的信纸,笑的很开心,眼睛明亮亮的,一边走一边对李军德喊道:“嫂子来信啦!嫂子来信啦!德哥,我念给你听!”李德军几乎是瞬时睁开了眼,颤颤巍巍的抓住了小季的手。
  从那天起,李军德又开始收到了妻子的来信,信中虽然大多是家常和问候,但他却是无比的安心,在妻子的问候中,他的伤势竟奇迹般的好转,那一封封书信陪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一场又一场艰苦的战争。
  几年后,战争终于结束了,当年的那枪让他瘸了腿,作为伤兵的他退伍回了老家,寻找他的结发妻和儿子。在寥落的村口,他寻到一名老人,得到的却是一个全村被屠的消息。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他心中充满了悲伤,不解。可他什么都做不了,当年温暖的问候,仿佛真的是一场梦,从来没有真实存在过。
  还是那个寥落的村口,还是那老翁,村委会来的人再次把李德军送了回来,坐在那老人的门口唠唠家常,她看了看李军德家的门口,摇了摇头:“作孽哦,莫不是当年那个姓季的汉奸打了李军德一枪,又当着他的面把刘英活生生的糟蹋了,李军德也不会疯,你们多看着他点。”
  “可不是嘛,”那老翁答道“我听说啊,他姓季的和他还曾经是好朋友呢。现在李军德疯疯癫癫的,整天都拿着一沓发黄的纸,说是他妻子的信,让人给念。今天不拿信了,反而来问我见没见着刘英,我还什么都都没说,谁知怎地他突然就瘫在地上,晕了过去!”
  “唉,造孽哦!”村委会来的人摇摇头,脚步一深一浅的走出村口。

【黑泥】官方又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白云客:

蠢哈哈哈哈er:



透明的小羽毛:







最近在某pv的评论区看到这么一句话,心头瞬间涌上无数黑泥。
这句话对同人作者,尤其是没什么人气的同人作者,打击无疑是核弹级的。
















同人是个灰色地带,大家都懂得。
















对啊,官方没逼你,读者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为了一点儿热度?
为了寥寥几句评论?
为了可能还要倒贴钱的本子?
















不,不只是为了那些。
你是为了展示自己对角色的爱,为了把自己的心刨开给别人看,才产粮的。
你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你心中的他有多么美好,你想要为他构建出更多、更新奇、更丰富多彩的世界。
你希望通过你的一点微薄的努力,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了解他、喜爱他,然后把这份情感传递给下一个人。
你最怕看到有一天,人们将他遗忘,所以拼命产粮,昭示他的存在。








 








有姑娘对我说过,自己用心写出来的文字没什么人喜欢,故而没有动力。
无论是谁都能明白。
你的产出,有人认同,肯定会欣喜若狂,下笔如飞;反之,若无人问津,当然会失落不已,缺乏干劲。
你的产出,一定程度上也在消磨或者加固自己的热情,因为你是带着全身心的感情彻底投入其中去描绘的。
你何尝想过会有什么回报?
记得前不久我看到一篇好文,只有5个热度,我想着一定要做点什么让作者知道她很棒,于是在文后留言表达了自己的喜爱,那位姑娘看到后激动的回复我说谢谢长评,我当时简直羞愧到无以复加,那根本就称不上什么长评,不到百字还大部分言之无物。
然后,我又对那么简单就觉得知足的作者感到心酸。
















官方又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你产的粮又没人吃,你干嘛要产粮?
怎么扛着这样的疑问走下去。








 








走不下去的时候,就停下来想想最初的缘由吧。
你为什么产粮。
















我的朋友曾对我说过: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
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的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
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愿与君共勉。








 













@Mr_鹿知
  非常喜欢鹿知大大的这句话,阅读《昀冢》的时候,我正处于失落期,看到这句话时,仿佛被成千上万的银针狠狠地扎在了心上,眼中顿时盈满了热泪。后来在世事失意的时候,这句话也不停的将我向前推动着。
  有时候,文字真的有种魔力,能让人内心瞬间激荡起情绪。
  我也曾写过两三篇文字,最后都以无人鼓励告终(当然,我也嫌弃自己文笔烂到不行)因此,哪怕是看文时收获的一些些微不足道的欣喜,也想分享给大大知道。希望大大能一直努力下去呀,因为有时候在你们不知道的地方,你们的一句话,一些小动态,都可能会成为照进别人心中的光。
  【字丑,千万别嫌弃我_(:з)∠)_】

在网上搜到双若的帖子,看到轩轩在庆功宴上念羽皇粉丝信时候的表情hhhhhhh吃醋的小模样【P2出处】

我不明白人为什么要吸毒,后来我明白了,是因为空虚,到底是空虚可怕还是毒品可怕?我不知道。
                                                             ——《门徒》